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侠女母亲
侠女母亲

侠女母亲

这一日,石中玉与母亲闵柔一大早就出门赶路,走了约二十余里,来到一片绿林深处,石中玉见此处人烟稀少,眼珠一转,想到一个主意,便对闵柔说:「娘,今天天气炎热,我们就到这里休息一下吧。」闵柔也早就想找个地方休息了,听儿子这么一说便勒住了马,可闵柔刚一抬腿,阴部却传来一阵疼痛,刚抬起的腿又放了下去。

  石中玉见状已明白原故,他以很平常的口气道:「娘,让孩儿抱你下来吧。」说完便抱住了闵柔的腰。

  「不,不要,」闵柔惊恐的拒绝,但石中玉毫不理会,已把她横腰抱住。闵柔腿部酸痛自己根本无法下马,也就任由石中玉把自己抱下了马。

  下了马后,石中玉并没有把闵柔从自己怀中放下,仍抱着她往前起,闵柔努力保持镇定,说:「好了,放娘下来。」可石中玉只是嘿嘿一笑,说:「孩儿知道娘昨晚太劳累了,孩儿就抱你到那边树荫下去休息吧。」闵柔的脸刷的一下通红,今日一直保持的镇定和矜持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她又羞又气,挣扎着说:「放我下来,否则我要生气了。」本来以闵柔的武功,石中玉根本没办法控制住她,但闵柔连续吃了几天的春药,而且又被石中玉蹂躏了一晚,一身功力尽然被封住了,一点内力也使不出来。

  石中玉见母亲无法从自己怀中挣脱,胆子更大了,他嬉皮笑脸的说:「娘,你身子真的好软,扭得孩儿心痒痒的。」闵柔一惊,果然停止了挣扎,只得闭上双眼任由石中玉把自己抱到一棵大树下。

  在树下坐好后,石中玉还是把闵柔抱在怀中,并以温柔的口吻说:「娘,你就这样休息一会吧,孩儿会好好关照你的。」「不行,」闵柔坐直上身想离石中玉远点儿,但细腰被搂得紧紧的无法挣脱,她只好哀求道:「玉儿,娘求求你了,不要对娘这样好吗?」见闵柔还想在自己面前维持母亲尊严,石中玉心中渐渐有气,他猛的用力一扯又把闵柔跌到自己怀中,在她耳边吐着热气说道:「娘,你昨晚的事就忘记了吗?你以为昨晚一过就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吗?」闵柔今日一直在害怕石中主提到这个话题,而石中玉果然还是说出来了,闵柔心中一酸,眼眶通红,眼液又止不住的流出来,她两手掩住脸,小声的哭泣着。

  石中玉在母亲的腰间轻轻的抚摸着,柔声道:「娘,孩儿真的好喜欢你,不只是儿子对母亲的喜欢,更是男人对女人的喜欢。「「不…不要这么说,我们是不能这样的,我们是亲生母子呀。」闵柔哭泣着。

  到这个时候了还在拒绝自己,石中玉心一横,决定彻底的打掉母亲的尊严,让她完全的臣服于自己,「谁说母子就做不成夫妻?你我二人这段时间在路上不是被很多不相识的人当作成夫妻了吗?何况娘这漂亮又显得年经,做孩儿的妻子又有谁会怀疑?你说是吧,娘—子!」听到儿子居然叫自己「娘子,」闵柔的心如小鹿乱撞,她仍试图唤醒石中玉的良知,哽咽道:「孩子,你这样对娘,对得起你爹吗?」石中玉脸色一寒,沉声道:「你是说那个想害死我的爹?」闵柔见石清已不能吓住他,心中一惊,又说:「那你对得起我吗?亏我为了你放弃了一切,与你逃亡了这么多天,结果你…你…。」说到这,闵柔气息上堵,说不出话来,豆大的眼珠又已滚出。

  石中玉轻轻拿开母亲的手,低下头舔掉她脸上的泪珠,小声说:「娘,孩儿这就是报答你的恩情啊。」「胡说!」闵柔哽咽道。

  石中玉舔到闵柔的耳边,悄声说:「娘,你说实话,昨晚是不是很快乐!」同时他的手不安分的在闵柔身上乱摸。

  这一句话打开了闵柔的记忆,昨天晚上,狂乱、屈辱、兴奋的感觉又浮上心头,而她这具成熟的身体又被石中玉摸得燥热起来,她又感到了阴道中传来的无尽的空虚,但闵柔仍不甘心的抗议道,「不,没,没有的事。」看到母亲已脸色潮红,口吐热气,石中玉知道自己已成功的挑起了母亲的欲望,他用含情脉脉的眼光看着母亲道:「娘子,你是不是又想要了,为夫这就来满足你吧。」「不,我没有。」但闵柔的抗议已不能阻止石中玉的进一步动作,石中玉的手已伸入了母亲的裙内,在她的内裤边缘上下摩擦,并用调笑的口吻道:「娘,你上面这个嘴巴说不要,但下面这个嘴却想要的流出口水了哦。」被儿子开发的身体已变得特别敏感,而丈夫石清何曾有过这样的手段,忍受着全身的刺激,闵柔用最后一丝理智向儿子求饶道:「求求你了,玉儿,放过娘吧,娘真的不能再错了。」「娘,昨晚咱两做都做过了,你就不要害羞了。」石中玉边说边扯动闵柔的内裤,并把内裤搓成一条布带,嵌在了闵柔的肉沟之中,「娘,这样吧,今天你若是能抵挡住孩儿对你的侵犯,孩子保证以后不会再对你这样了,继续当你是我的好娘亲。」大阴唇被内裤摩擦得兴奋异常,闵柔已经有点神智不清了,「别,别在这大白天,又是在这个地方。」这话已不像是在阻止石中玉了,而像是在羞涩允许。

  石中玉轻轻的褪下闵柔的内裤,笑道:「这个地方离大路很远了,没有人来这里的,娘,你不要管这么多,只要好好享受孩儿对你的孝敬就是了。」「不…不…,」在半推半就中,闵柔已被亢奋的石中玉架起,令她在大树旁站起,双手抓着一根粗大的树枝,并顺从的沉下腰身。

  石中玉把母亲的裙摆向上翻起,露出闵柔高翘挺拔的臀部,圆润修长的大腿分开站立,「把屁股翘高一点!」闵柔象被催眠一般,温顺的听从了儿子的命令,如鲜花盛开的阴唇完全裸露在石中玉的视线中,几滴晶莹的淫水如清晨的露珠悬挂在花瓣上,显得无比诱人。

  「父亲真真浪费了娘的这幅好身体。」石中玉暗暗感叹,他脱下全身衣物,把早已翘立许久的阳具对准那花瓣的入口,刷的顺利插入。

  「啊――!」两人同时长舒了一口气。

  「不――!」闵柔发出悲伤的哀鸣,已变得淫荡的身体却在不自主的迎合着石中玉的抽动,混合着兴奋和屈辱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

  石中玉知道要彻底征服这位美丽高贵的母亲,一定要让她抛弃过去的身份,要让她亲口承认自己新的身份,所以石中玉故意用话语轻薄道:「娘,你刚才还说不要,你看你现在,是多么兴奋!」闵柔已兴奋的说不出话来,这种羞耻的姿势以前是从未有过的,这种象动物一样交配的姿势她以前想都不敢想,但就是这种姿势却让闵柔感到羞耻但又特别兴奋。

  作为一个采花老手,石中玉知道对付象母亲这样的高贵少妇,第二次应采用与第一次不同的战略,他没有象昨晚那样猛冲猛打,而是采用了九浅一深,左摆右磨的技巧,直肏得闵柔两眼翻白,口水直流。

  「娘,你别再忍着了,舒服的话就叫出来吧,」石中玉俯在闵柔背上温柔的说,「你现在是我的娘子了,叫出来让你相公听也是应该的。」「不――!」闵柔还在坚持抵抗着,但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石中玉决定再加一把火候,他猛的一下把闵柔身上的外裙全部扒下,如玉如脂的肌肤赤裸的暴露在空中,两个砾大浑圆的肉球垂直的挂在闵柔的胸前,随着石中玉的动作而前后摇摆。

  「不――!」闵柔感到最后一丝羞耻都被剥夺了,光天化日之下,荒郊野外之中一丝不挂的被自己的亲生儿子放肆的奸淫着,闵柔已到了崩溃的边缘。

  石中玉的双手在母亲丰耸结实的臀肉上来回揉动,仿佛要把这肥美的臀肉挤出水来,当他扳开母亲的臀沟,露出里面菊花般的肛门口时,石中玉心中一阵颤动,伸出右手食指,轻轻的插入。

  「啊――不要,不要碰我那。」闵柔浑身颤抖的大叫。

  「那你就别压抑自己了呀。」石中玉又轻轻的刮了一下母亲娇嫩的菊花。

  「啊――啊――!」闵柔终于呜咽着发出了呻吟。

  石中玉对这个结果非常满意,他加大了抽插的力度,双手也握住母亲悬空的双乳,不断的把玩着。

  自发出了淫荡的呻吟后,闵柔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呻吟声也随着石中玉的动作而不断变大。若是有人无意看到了这一幕,绝对不会相信眼前这个放荡淫乱的女人会是被无数江湖豪杰奉为圣女的「冰霜神剑「。

  见母亲背上已布满了细细的汗珠,臀部和大腿也在轻微的抖动,石中玉知道母亲又快高潮了,他决定抓住这个彻底征服母亲的时机,他突然停止了所有的动作。

  本来处于高潮边缘的闵柔突然感觉体内的肉棒不动了,她一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觉得阴道内的骚痒瞬间增强了许多,她扭过头看着石中玉问道:「怎么…不动了?」看到母亲泪光涟涟的望着自己,石中玉真想狠狠插她几下,但他知道胜败就此一举,他强忍着冲动,面带微笑的说道「娘,是不是很想要啊,想要的话就求孩儿啊。」要自己主动求亲生儿子的奸淫,天生保守温柔的闵柔怎么也开不了口,她紧咬红唇,泪流满面。

  石中玉嘿嘿一笑,缓缓的抽动了一下阴茎。酥麻、满足的感觉瞬间传遍了整个身体,闵柔浑身乱颤,她太需要这种感觉了。

  「娘,你开口求我呀,孩儿会让你比这舒服一百倍的。」石中玉的话语仿佛带有魔力,摧毁了闵柔的最后一道防线,终于她歇斯底里叫出来,「啊——,求求你,玉儿,娘求求你了。」「求我什么?说清楚点!」「求你肏我!」「肏你哪儿?」「肏,肏我阴道。」

  「什么阴道,说的这么文绉绉的,换个叫法。」「肏我的小穴,求,求你了。」闵柔哀鸣的请求着,完全没了母亲的尊严。

  「说,说是谁在肏你。」石中玉继续残忍的问道。

  「儿子,是儿子在肏我,是儿子的大鸡巴在肏娘淫荡的小骚穴,求求你了,用你的大鸡巴使劲的肏你这个淫贱的母亲吧。」闵柔崩溃的哭喊道。

  母亲的尊严彻底跌落了,石中玉终于满足了,他也重新催动那根火热的肉棒,毫不顾忌的一次又一次的凶狠的抽插。

  心理的崩溃和身体的满足使闵柔完全放开了,她大声呻吟着,嘴里还「好儿子,大鸡巴儿子」乱叫着。连石中玉也没想到平日里正统娴淑的母亲也会说出如此粗俗淫荡的词语来。

  看到如同一头淫乱雌兽的母亲,又想起在路上时义正言辞拒绝自己的模样,石中玉心中不觉有气,同时又产生了一丝鄙夷,「我还以为娘真的是个冰清玉洁的贞妇了,想不到也是这么淫荡不堪。」想到这,他顿生虐待之心。

  「啪!」的一声,石中玉一只手掌硬生生拍到了闵柔一侧丰满的臀肉上,发出清脆的拍打声。

  「啊――!」突如其来虐待让闵柔发出一声亢奋的尖叫,身体的快感也增强了许多。

  「叫你在我面前装贞妇,叫你在我面前装正经,」石中玉一边拍打着,一边狠狠的叫道,「其实你也只是个淫妇而已。」「对不起,」闵柔哭泣着道歉,「娘错了,玉儿,你原谅娘吧。」石中玉拍打母亲丰满的臀部时,时快时慢,时轻时重,让闵柔摸不清规律,无法预测下一次承受的到来,而她更是不由自主的翘起臀部,接受儿子的拍打,强烈的刺激使她的呜咽声更加充满媚惑,这个三十多岁的美少妇女侠在儿子的虐待下发出了秽乱的呻吟。

  石中玉并没有放过闵柔,继续用言语羞辱她,「现在知道错了呀,刚才不是还在义正言辞的拒绝我吗。」「娘错了,求求你别在说了,啊――,好深。」「不过话又说回来,娘,你的骚屄还真小呀,难道是爹很少玩你,还是他的那东西本身就小?」「嗯…嗯…,你别说了,娘,娘说不出口。」「不说也可以,那我就停下了啊。」石中玉又威胁道。

  「啊…啊…不,我说,我说,都有,玉儿所说的两者都有,啊…玉儿的宝贝真大。」「娘,我真的是你亲生的吗?」「啊-!玉儿你为什么这问,你肯定是娘亲生的啦。」「那我就是从你这个小穴里钻出来的啰,现在我又回来了,你是不是很期待啊。」「是的,娘很想的,能够生出玉儿是娘这一辈子最大的福气,啊――好舒服!」「其实你在生我的时候,我就已经把你肏了一次了,只不过那次我是用全身肏的你,是不是呀。」石中玉的淫言秽语更加刺激了闵柔,她内心中最为淫荡的一面都给挖掘出出来,她疯狂的哀鸣着,「是…是…,娘早就被你肏了,早就被儿子肏了,娘身上的小穴天生是给儿子玩的,求求你使劲玩吧,呜…呜呜!」「你看你现在象个什么样?被自己亲生儿子肏得浪叫,就是妓女也不会有你这么淫荡的,你还有资格做一个母亲吗?你还有脸面自称娘亲吗?」「我,我是一个糟糕的母亲,」闵柔用夹着羞耻的悲鸣回应,「我…我没有资格做你的母亲,求求你原谅你这个下贱的母亲吧。」石中玉加重了几下撞击,小腹与丰臀发出淫秽的「啪啪」声,阳具与淫水摩擦出的「啧啧」声混合成一曲淫秽的乐章。「你既已没资格做我的母亲,那你应该叫我什么?说!」腹腔内的快感消磨了闵柔的意志,她丧失了所有的廉耻,现在的她只想一心的讨好儿子,好让儿子的大鸡巴能更加勇猛的肏自己,闵柔的哭泣中混合着娇媚,「相…相公,你是奴家的相公。」「哈哈!」石中玉发出得意的大笑,他知道终于拿下了母亲的心灵,现在在他胯下的这个女人已完完全全的属于自己了,他知道曾经高高在上的母亲已完全沦为了自己的胯下之臣。

  「骚货,把屁股再抬高一点!」

  「是,是,奴家听相公的。」闵柔非常顺从的翘起双臀,「啊――,好,好,相公插得奴家好舒服。」「什么相公不相公的,叫好哥哥。」管自己的亲生儿子叫好哥哥,知书达礼的闵柔心头又浮上一丝羞耻,但紧接又传来一股更强的淫虐的刺激,这股刺激让她浑身打颤,她呜呜咽咽的说道:

  「好…好哥哥,娘…柔妹那舒服,玉哥哥的大鸡巴让柔妹好舒服,嗯…嗯…!」「只要你好好伺侯哥哥我,我是不会亏待你的,我的好柔妹!」石中玉在闵柔耳边小声的说。

  「啊…啊…不行了,泄了…泄了,娘泄出来了…柔妹泄出来了,啊啊…,娘为玉哥哥泄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啊――!」闵柔「好儿子」「好哥哥」的乱叫着达到了高潮,阴道内一阵猛烈的痉挛,淫液从如花绽放的阴唇口喷射出来,双臀上丰满的臀肉不住的抽搐着,抓着树枝的手再也没了力气,全身就象断了线的风筝往下掉,幸好被石中玉及时用手搂住腰才没倒在地上。

  天赋异常的石中玉并没有因此泄身,他继续以不同的姿势奸淫着这个美丽的母亲,直到最后把闵柔一只脚抗在自己肩膀上,只让母亲另一脚支撑身体这个姿势时,他才有了射精的冲动。

  「娘,以后你就与孩儿隐姓埋名生活在一起,我要肏大你的肚子,要你为我生儿育女,做我一个人的女人,永远的服伺我。」石中玉在闵柔耳边小声的说。

  修长的腿被架着,下体被儿子站着插入,闵柔被肏的迷迷糊糊,已听不清石中玉在说些什么,只是用无力的声音回应,「嗯…嗯…,娘是你的,娘是玉哥哥的,玉哥哥怎么说,奴家就怎么做。」「好,好,娘――,啊,我要射了,啊-!」终于,石中玉控制不住,稠密的精液悉数射入闵柔的阴道,奔入母亲的子宫。

  【完】